Kaiyun - 开云 (中国大陆) 体育 - 官方网站

河南竟然藏在青海! 地球知识局kaiyun开云网站 Kaiyun开云
发布时间:2024-04-02 09:08:51

  过去的快递行业,以人工分拣为主,没有现在这样精准,投送错误也算正常,尤其是碰到重名的情况。分拣员看到“河南”俩字,想都没想就出了岔子,把此“河南”当成了彼“河南”。

  是的,在青海省有一个县的名字叫“河南”。另外,在青海,来自河南省的人也确实很多。

  “河南不是中国的一个省吗?青海怎么也有河南?”许多人都有这个疑问,认知失调出现了。实际上,如果非要单纯追究“河南”是什么意思,那么非常简单,这就是“河流之南”。也就是说,任何河流以南的地方,都可以称作“河南”。

  事实也确实如此,如果翻查中国地名列表,以“河南”或者是含有“河南”命名的地名,可以说是不计其数。或许你现在所在的一个街道、一个乡镇、一个村子、一个社区,它的名字就叫“河南”。

  不过,在全中国范围内,省市县三级中以“河南”命名的只有两个。一个是众所周知的河南省,一个是鲜为人知的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河南蒙古族自治县,此县其实在青海省内也不太出名,出现错误投送也不算很意外。

  非常巧合的是,无论是河南省,还是河南县,其名称来源的“河南”,都来自同一条河流,中国的母亲河——黄河。甚至,河南县所处的黄南州,其名称“黄南”的来源,也是黄河之南。

  更加巧合的是,虽然它们的名称都叫“河南”,但它们的辖区范围,同样跨越了黄河南北。河南省名称来源为“黄河之南”,它的实际范围,却是漳河之南。

  河南县和黄南州的名称来源也是“黄河之南”,但这个黄河是有范围的,指的是龙羊峡—大河家段的黄河。河南县和黄南州的辖域,均位于此段黄河之南,但由于黄河在玛曲—龙羊峡段拐了个弯,因此形成了一个“大河套”,而河南县的西南角正好跨过了这个“大河套”。

  “共饮一河水”,这是青海与河南之间地理纽带的真实写照。而在文明的层面,冥冥之中两地早已有了联系。

  新石器时代晚期,发源于河南境内的仰韶文化,可谓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。距今6000年前,仰韶文化也传播到了今天的青海东部地区,给当地带来了种植已久的粟和黍以及成熟的农业生产技术,这也是仰韶文化范围的最西端。

  从那时起,仰韶文化便在河湟谷地落地生根,青海东部地区沿黄河及湟水河流域(今海东市境内),出现了安达其哈、胡李家、阳洼坡、红土坡等仰韶文化遗址。

  内地群众平时一提到青海,普遍的反应就是西宁和青海湖。但实际上,作为仰韶文化最西端的海东市,却是青海最著名特产之一的青稞酒出产地,大名鼎鼎的“天佑德”便出自这里。

  海东互助县的金禅口齐家文化遗址,也是青藏高原迄今为止出土青稞最早的地方。说不定当年的仰韶先民,在来到青海的时候,就已经品尝过青稞酒了。河南与青海之间,这已经不仅是“共饮一河水”,更是“同饮一碗酒”。

  历史的渊源长久,到了近现代,青海与河南在经济发展方面更是相互合作。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,河南往青海的一波又一波迁徙浪潮。

  “三线建设”是一个时代的记忆,它为青海带来了最基础的现代工业化生产。在这一时期,一批批生产大型拖拉机、内燃机为主的制造企业,一批批生产电器、轴承和标准件的工业企业,落户青海。

  在这之中,便不乏河南人的身影。青海工具厂、青海铸造厂、青海锻造厂,便流淌着洛阳一拖的血脉,这是河南省境内知名度极高的“一五”时期156个重点建设项目,其中青海工具厂还与开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;青海海山轴承厂,则流淌着洛阳轴承厂的血脉,也是在这座工厂,青海首次研制生产了滚针轴承。

  河南人随着“三线建设”来到青海搞建设,也为青海社会生活等方面注入了前所未有的新鲜因素,从饮食习惯、衣着打扮、社会习俗、人情世故、文化娱乐,无一不给这高原省份带来深刻变化。很多“老三线人”,后来也留在了青海生活,他们大多集中在西宁。

  改革开放后,全社会经济活力迸发,人口自由迁徙流动速度加快。作为传统人口输出大省的河南,在全国各地四散开花,青海自然也不会落下。相比于“三线建设”时期的来源单一,改革开放以后,来到青海的河南人身份繁多,技术性人才、务农、经商、从政、考学等等,各行各业,样样都有。

  在青海,还有着“青海省河南商会”。就这么说吧,青海有一座城市叫茫崖,这里号称是“中国最孤独的城市”。就是在如此偏僻的地方,走在街上,时不时就可以看到河南人开的店铺。

  中国最近一次全国人口普查,也就是2020年的七普,在数据层面证明了青海与河南之间的密切联系。根据统计,2020年净流入青海前五的省份依次是甘肃、河南、安徽、四川和湖北。

  这个结果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,河南竟然位列第二,仅次于青海的邻省甘肃。而在具体数据层面,净流入青海的河南人有5.2万人,净流入的甘肃人则为5.52万人,实在是相差不多。至于排在第三、四、五位省份的,均小于1万人。

  同样是在当今中国的能源布局中,两省之间就有一项以两省命名的输电工程,它还是世界首个新能源远距离输送大通道——“青海—河南±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”。

  这条“绿电大通道”将青海可再生能源送到千里之外的河南,对于促进能源资源大范围优化配置、缓解中东部能源供需矛盾、加快推动绿色低碳发展与能源转型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一个新能源大省,一个用电大省,更深度地联系了起来。

  或许是青豫之间的联系太紧密了,今年的河南春晚都有所体现。在《齐歌龍咚锵——2024河南春晚》上,来自青海湟中的鲁沙尔高跷队参演了舞蹈《龙舞》,高、巧、奇的高跷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  《龙舞》是此次河南春晚重点打造的节目之一,由春晚节目组和杨丽萍共同创作,强强联合,匠心打造。它以社火为灵感源泉,融合民族特色极强的高跷表演与气势恢宏的少儿舞龙,组合成一出色彩艳丽的春节祈福表演。

  说实话,作为中原大省的河南,自然也有着本省的高跷技艺和社火文化。再者,河南春晚可不是普通的地方春晚。近几年来,河南春晚屡屡出圈,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IP,其知名程度并不亚于央视春晚。

  在本省春晚这种特殊的重要场合,河南却把“露脸”的机会给了兄弟省份青海,足以称得上是十足重视了。

  青豫两省都是黄河流经之省,黄河流域也孕育了两个“河南”。见微知著,河南省对黄河源头的青海省,几千年来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,源源不断地帮助着。

  当河南人坐到青海人的酒桌上,青海自然会拿出最好的酒招待他们,这就是令广大内地群众充满好奇的青稞酒。之所以出现这个现象,则有着特殊的历史渊源,更是和青藏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所形成的高寒气候,离不开关系。

  青稞生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原高寒地带,使得青稞无农害、纯天然,是有机的自然作物。青稞酒只用青稞为原粮酿酒,用料单一纯净,酒曲也以青稞为主粮制作,曲粮合一,保证了酒体清雅纯正。

  无巧不成书,与河南县同属于青海“大河南”范围中的贵南牧场,便有着中国最大的纯天然有机青稞田,其范围达20万亩。

  谈到青稞酒,在青海省,最著名的青稞酒莫过于互助县威远镇的“天佑德”了。在威远镇,这里有着全国最大的“青稞酒生产基地”和受国家保护的“青稞酒原产地”,它更是世界唯一的“高原酒镇”。

  无论是青海人,还是河南人,品着独特正宗的青稞酒,回想着千年之间的青豫往事,一幕幕记忆涌上心头。KAIYUN网页 开云comkaiyun开云网站 Kaiyun开云